谁说中国没有林纳斯,中国初代IT宗师的封神榜

 

 

最近我国科技界在面临美国的极限施压之时,不少刷屏的文章都在发问“为什么林纳斯一个人就写出了Linux操作系统,但是若大的中国却出不了一个林纳斯?”。笔者有感于岳麓山下五代程序员的对话,写下《如何成为一名求伯君式的黑客》之后,也有很多读者留言问求伯君创建WPS时候是否参考了Word的相关代码。

 

在回答这IT灵魂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以下情况,根据世界上最大的开源平台Github的数据显示,目前在Github新增的活跃用户中有70%以上是来自于中国的程序员,他们绝大部分都是90后,得益于1995年以后搭载着的Windows个人PC在中国市场的快速普及,我国90后的程序员可谓是IT原生的一代。不过按照比尔盖茨最初的时间表,微软原先是计划在2000年后再将Windows全面带入中国的,不过在看到了王志东的中文之星以后,这样时点至少被提前了五年。

 

在笔者看来我国初代程序员大神所取得的成就哪个都不亚于林纳斯,所谓中国林纳斯式之问根本就是伪命题,如果没有严援朝、王志东这些前辈的贡献,中国的IT行业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繁荣。令人遗憾的是在80年代IT人的主战场是DOS这个已经几乎被人遗忘的平台,而时代抛弃DOS的时候不但没说一声再见,甚至连它曾经辉煌过的痕迹都一同抹去了。

DOS vs *nix

我们知道IT界每十年就会产生一种新的生态,比如二十年前Wintel的PC生态,再比如十年前安卓、IOS+ARM形成的移动终端生态,而四十年前的IT生态联盟,由IBM兼容+MSDOS所掌握。

DOS(Disk Operating System磁盘操作系统)最早用于个人计算机上的操作系统。从1981年直到1995年的15年间,DOS在IBM PC兼容机市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实直到现在DOS也没有完全退出历史舞台,我们日常在重装电脑的时候其实还是在DOS下的操作。不过令人唏嘘的是,在前不久微软在Github上开源了MS-DOS操作系统(https://github.com/microsoft/MS-DOS),并在项目首页用粗体特别标注了不要提交PR(dont send pull request),一代操作系统界的霸主以这样的方式谢幕,不知道算不算是最好的告别。

 

 

 

最近我国科技界在面临美国的极限施压之时,不少刷屏的文章都在发问“为什么林纳斯一个人就写出了Linux操作系统,但是若大的中国却出不了一个林纳斯?”。笔者有感于岳麓山下五代程序员的对话,写下《如何成为一名求伯君式的黑客》之后,也有很多读者留言问求伯君创建WPS时候是否参考了Word的相关代码。

 

在回答这IT灵魂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以下情况,根据世界上最大的开源平台Github的数据显示,目前在Github新增的活跃用户中有70%以上是来自于中国的程序员,他们绝大部分都是90后,得益于1995年以后搭载着的Windows个人PC在中国市场的快速普及,我国90后的程序员可谓是IT原生的一代。不过按照比尔盖茨最初的时间表,微软原先是计划在2000年后再将Windows全面带入中国的,不过在看到了王志东的中文之星以后,这样时点至少被提前了五年。

 

在笔者看来我国初代程序员大神所取得的成就哪个都不亚于林纳斯,所谓中国林纳斯式之问根本就是伪命题,如果没有严援朝、王志东这些前辈的贡献,中国的IT行业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繁荣。令人遗憾的是在80年代IT人的主战场是DOS这个已经几乎被人遗忘的平台,而时代抛弃DOS的时候不但没说一声再见,甚至连它曾经辉煌过的痕迹都一同抹去了。

 

接下来的主角Linux,其前身UNIX系统于1970年问世。系统在结构上分为核心程序(kernel)和外围程序(shell)两部分,而且两者有机结合成为一个整体。Unix给IT界带来了两个开创性的技术标准,一是标准化C语言(ISO C),二是可移植操作系统接口POSIX(Portable Operating System Interfacc),不管是AIX、HPUX还是Linux凡是*ux系统都是使用C语言编写的,符合POSIX接口规范的操作系统。虽然Linux与Unix在代码方面并没有传承关系,但是在设计理念上Linux参考了Unix很多方面的思想,尤其是作为互联网基石的TCP/IP协议就是在UNIX系统上开发和发展起来的,这也使得Linux在今天的网络时代大行其道

 

随着X-WINDOW以及安卓等众多优秀的Linux图形界面的诞生,Linux开始展现出其强大的潜力,甚至已经初现一统江湖的王者之气。对于开源社区比较关注的读者可能会注意到,在10月初开源界的前辈《教堂与集市》的作者Raymond曾经公开宣称微软的Windows将正式转投Linux内核,虽然这一说法后来被微软否认,不过目前微软对于Linux及开源社区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

 

目前每台Windows主机上都可以通过WSL技术,开启一台Linux虚拟机,而最近华为发布的鸿蒙操作系统也是将Linux内核与Lite OS内核并列放入了系统支持列表,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几乎占领了云服务器市场的95%以上,上述种种迹象表明,Linux在今后很多的一段时间内都将是操作系统界的C位。不过客观的讲能取得今天的成绩,肯定也是完全出乎林纳斯最初创立时的想象,或者说站在40前年人们的角度来看,没有人能预测到今天的局面,林纳斯创造Linux并不是他的远见,而我国的初代编程宗师们从事的DOS绝非一时的盲从。

 

撸出CCDOS还不署名的境界

据说在上世纪90年末中关村一带的网吧中,流传着一位年近半年的老年游戏高手的传说,无论是雷神之锤还是红色警报,这位高手操作和意识都堪称顶级而且精力无限,即使是通宵对局也能完虐那些只有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有人开玩笑讲如果这位高手晚生几十年,那肯定会是中国电竞界的第一人,而这个人就是一手创造了CCDOS、长城汉卡以及人民大会堂表决系统的中国初代程序员大宗师严援朝。

 

严援朝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在严援朝成为中关文网吧传说的时候,当时严援朝的老板也是中文之星的作者王志东老严生理年龄47岁,心理年龄只有20岁,据说熟悉严援朝的人喊他老顽童。不过这种程序员式的浪漫与天真,是严老功成名就之后才返璞归真的,年轻的时候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狠角色。

1976年严援朝从华中科科技大学毕业,去到内蒙古一家工厂当技术员,因为干部不许调回京,因此1979年为了回京,严援朝求厂长把他降格为工人,北京低压电器厂焊了一年板子之后,他在家里的安排下去到四机部六所工作报到第一天,室主任问严援朝:你会计算机吗?见都没见过计算机的严援朝说,我会!“我干嘛说我不会。我说,我什么都懂,我都会。只不过没有机会接触,但我都知道。”严援朝说这话是吹牛了,因为他连CPU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室主任没有当场拆穿严老的大话,只是给了严援朝三本讲微处理器的书,严援朝看了三个月。三个月后,室主任问严援朝看得怎么样,严援朝说,我什么都会了。室主任就让严援朝改造一个进口的单板机,加内存,改软件,添外设,严援朝用了一个多月就完成了。看到严援朝真行,室里面就让他正式参加课题组参与设计摩托罗拉系列的计算机。

 

两年以后的1983年,国家已经意识到计算机技术的大潮将全面到来,即使我国内部也有不少专家建议,在IT时代继续使用中文就意味着落后。国家计算机工业总局在京召开协调工作会议时,与会的100多家大学、研究所没有一家愿意承担开发汉字系统的任务。虽然工农兵学员出身的严源朝连参加这个会议的资格都没有,不过他听到相关消息之前还是通过朋友放出风来愿意承担这个项目,相关领导于是找到了他,问他能不能做,严随即钉截铁地说:“能”。不过严总这次又吹牛了,因为我们上文也说过他是学摩托罗拉芯片出身的,一直和摩托罗拉6800系列机器打交道,而Intel的8086系列的汇编语言基本没有太多把握。

 

为了尽快写出CCDOS来,把自己吹过的牛圆上,那段时间先是用了三个月通宵学习8086系列汇编语言,然后没有任何间歇的把自己一个人在关在机房里面,不停地写代码,据说那段时间严援朝已经不是996了,完全就是连饭都不吃的007状态,终于历经3个月的奋战,一个近两万行代码的CCDOS成功出世,比预期的时间还提前了2个月。

 

虽然现在看来严老创造的CCDOS只是一个汉化版的DOS,不过考虑当时的显示器一般是线式扫描的,一个英文字符用7条线就可以显示清楚,而一个汉字至少要15条线才能显示清楚,也就是说显示汉字要比显示字符更加耗费CPU和显卡资源,这在当时主流英特尔088CPU主频只有4.77M,显示卡只有320×200分辨率的情况下是非常难的。

为CCDOS是为中国第一台PC长城机做的,所以取汉语拼音的字头,就成了CCDOS。CCDOS成为国家六五项目,后来还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不过严援朝从始至终就只拿了2000元的资金,其余的时候只拿和普通高工一样的死工资。而且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日文中同样也有汉字显示的问题,而日本其实也是参考CCDOS实现完成的日文最早的汉化,我们80后小时候玩的任天堂红白机其日文显示本质就是参考严老的设计思路完成的。

 

一般来讲些宗师级的程序员一般很少有特别看重金钱的,不过对于自己的作品的署名还都是非常看重的,比如林纳斯就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Linux,后来我国的程序员大宗师求伯君的WPS、鲍岳桥的UCDOS、朱崇君的CCED,全部都在程序显著的位置标明了作者,不过严老却没有在CCDOS上署名,用他的原话说:“我们家也没有这个传统。直到现在,我写程序从来不署名。我的源代码谁都可以COPY,我是国家工作人员。”从这个角度上讲CCDOS应该算是最早的开源操作系统了。

2.13和UCDOS中文已是IT世界的必需品

 

正是在严援朝的引领下,我们国家又出现了一批做DOS的程序员,其中能称宗师级人物的还有两个一位是CCDOS2.13的作者吴晓军,一位是UCDOS的作者鲍岳桥。

 

与严援朝一样吴晓军也是50后的程序员在现在年轻一代的程序员当中已经很少有人听说过这个名字了,而且初代宗师基本出身于清华、北大、中科大等几所名校,并未上过大学的吴晓军在其中略显草根,不过这不影响他在当时的汉化DOS领域绝对的领军地位。

 

1983年,即便是微型计算机也还是必须要穿鞋套、戴手套才能摸的新鲜玩意已过而立之年的吴晓军不知为何空发奇想,劝说动了当时北京化工三厂的领导花5万元买了一台BCM-3计算机,虽然字长只有8位,不过这台高精尖的设备依旧牢牢的吸引了吴晓军的所有注意力。他当时就这台BCM-3型微机上构建自己的汉字系统。经过改造,BCM-3已经可以出相当不错的报表笔者网上不少人都在问我已经30岁了还能不能转行做IT,我想吴老以亲身亲历回答了这个问题。

 

两年以后,化工三厂见吴晓军的确是搞计算机机的料,便出资十几万一口气买了5台PC/XT机。吴晓军开始为这几台机器忙乎起来:办培训班,装汉字系统,打印报表等。当时的软件都需要使用软盘安装,而当时的CCDOS 2.10需要动辙十几张软盘才装得下基本版,要想装全字库软盘的数量要暴涨到几十张。而且在打印效果方面也不不如人意。吴晓军拷了个2.10版CCDOS24点阵的打印字库,并对其进行技术改造,并把它压缩成3张软盘就装下了。二个月后,增强版本2.12诞生。1986年初,在军事博物馆举行的一次展览会上,吴晓军的2.12版CCDOS初露锋芒,为了减少字库对内存的占用,并保证硬盘访问频率更低,吴晓军开始思考2.12的改进版。1986年4月,2.13问世,该版本仅将一级字库驻留内存,同时采用绝对扇区方式访问硬盘。

 

1990年在工厂工作了19年的吴晓军递交辞呈,创办晓军电脑工程部,不过2.13后来饱受盗版的困扰,2.13新版本每每市不久,解密版便流行开来而且吴晓军的商业头脑明显没有编程有天赋,1996年开始晓军电脑彻底陷入困境,后来当时的教育软件巨头CSC收购晓军电脑,吴晓军辞职

 

如果把初代宗师们级成一个电竞战队,那么鲍岳桥无疑是战队经理的最佳人选,因为他除了创建UCDOS,还是一手打造了风靡一时的联众游戏平台。中文DOS平台大战,鲍岳桥不算是先行者,也不是技术最领先者,不过他最终胜出了。

当时最流行的中文文字处理软件和表述处理软件 都推荐与UCDOS共同使用,而且当你启动UCDOS的时候,都会看到作者鲍岳桥的大名出现在屏幕上,因此自从UCDOS流行的那一天起,鲍岳桥也成为了中国无数程序员的偶像。然而,和其它的初代宗师们一样,鲍岳桥也并没有从UCDOS的成功中赚到钱

UCDOS一统中文DOS平台没几年,Windows网络的大潮到来了,当时技术公司的至高追求是浏览器,而DOS平台由于客户端的特性限制,很难支持像样的浏览器应用,可以说自UCDOS上演了中文DOS平台最后的辉煌了。当然后来鲍岳桥创建了联众游戏平台,虽然在QQ游戏的冲击下最终黯然离场,不过鲍老赚到的钱也足够衣食无忧了。

中文环境的缔造者

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的王永民是初代宗师中年龄最大的一位,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代表作就是五笔字型也就是王码。据说在上世纪90年代初王永民出国接受海关检查时,刚递上签证,海关工作人员随即从座位上弹跳起来,立正给王永民敬了个礼,王永民当时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签证出了什么问题,不过工作人员只是毕恭毕敬地说:“王老师,我们正在学习您的五笔字型。”

 

1978年开始王永民用了五年时间,研究了汉字编码原则,提出“形码设计三原理”,首创“汉字字根周期表”,最终发明“五笔字型”,以多学科之集成和创造,,发明25键4码高效汉字输入法和字词兼容技术。1984年,王永民带着一台PC来到了北京,在严援朝的帮助下,将五笔字型移植到了 PC上。王永民在府佑街135号中央统战部的地下室7号房间,一住就是两年。正当王永民在地下室受穷的时候,DEC掏出20万美元购买了五笔字型专利使用权。1987年3月6日,王永民从地下室搬到远望楼宾馆。

 

1989年王码电脑工程开发部成立,当时不让注册公司。在这之前,王永民就成立了一个王永民中文电脑研究所,经营他请香港人开发的汉卡,一块汉卡卖1700多元。“我从小就做过一些生意,摆摊刻图章,一个图章五分钱,上初中给人理发,理一个头五分钱。我当时有一个想法,与其让人去移植五笔字型,还不如我移植好了卖给他们。”

 

其实王永民完全可以坐收专利费而享受余生,不过他没有这样做。2004年6月26日,“数字王码”成功发布,王永民认为他的汉字输入的第二个梦想已经实现,现在,他又朝着使汉字进入“输入代码”和“检索代码”完全统一的时代迈进。

北大的王志东是后来严援朝在四通的老板,中文之星的创造者。1992年5月,王志东独立研制并全球第一套Windows3.1中文平台-“中文之星(Chinese Star 1.1)”,1993年又成功制出中文之星海外升级版“中文之星1.2”。“中文之星”一经推出即在国内得到迅速普及,极大加速了中国的计算机应用的发展速度,“中文之星”的横空出世,让比尔·盖茨吃惊不小,也让微软明白原来可以像中文之星一样做多语言支持,据说在看到中文之星后,盖茨就和鲍尔默说我们现在就可以进入中国市场了,正如上文所言“中文之星”至少让微软的产品提早五年进入中国。

 

虽然20年后,王永民与王志东从大众眼中逐渐模糊,但不可否认他们是先知先觉者,王永民在中国生产出第一台PC之前,就在汉字终端上实现了汉字26键输入,宣判了PC汉字大键盘输入的死刑,王志东则使中文在图形化操作系统中站稳了脚跟,成功避免了中国IT行业全盘西化

中文软件终于遍地开花

 

“Talk is cheap,show me the code”程序员的水平很容易通过作品水平准确得到量化,微软Office之父,被比尔盖茨誉为全宇宙最好的三位程序员之一的西蒙尼,他对于0.1版本的Linux评价是,这个目前还只是个玩具“just a toy”,但是在他看到同时期的WPS时就只说了一句话”What a programmer”

 

求伯君生于1964年,从小就展示了过人的数学天赋,据说还没上小学求伯君的就达到了业余五段的围棋水平。从高一开始求伯君就连续3年参加包揽了县里的数学竞赛第一名,高考时求伯君以数学满分的傲人成绩考入国防科大数学系,国防科技大学一直在中国计算机技术的第一梯队,后来中国开源第一人,LVS之父章文嵩博士也是求伯君的学弟。

 

1983年我国第一台大型计算机银河在国科大成功问世,不过求伯君不在当时的庆功人群中,因为他当时正忙着编写国科大图书管理系统,随后一篇题为《一个学生成功开发国防科大图书馆管理系统》的报道被刊登在长沙日报上,求伯君一时间成了新闻人物。

 

1984年8月,求伯君毕业后被分配到河北徐水的石油部物探局仪器厂。当年年底,他就解决了CCDOS拼音输入法中的一个bug,使厂里的汉字录入速度提升60%以上,求伯君就成了当地红极一时的人物。

 

在度过了相对平静的两年之后,据说求伯君暗恋上了一位来厂里实习的深大女生,  等实习女生走了以后,求伯君才回过味来“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他后悔莫及,决定马上追去深圳。不过等真到了深圳,求伯君当时就把暗恋的事放在一边了,因为他第一次听说“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突然间这位天才意识到自己之前一直都在浪费生命。求伯君立刻就打定主意回原单位辞职。

 

辞职后求伯君先去了趟涿县,帮同学解决一个打印难题。仅仅用了几天时间求伯君就搞出来一个24点阵打印驱动程序。同学当时就说,那你为什么不搞一个通用的驱动,于是,求伯君把自己关在老同学的电脑房里,熬了整整9天9晚,全部重写了打印驱动程序,改成了一个可以支持多种打印机的驱动程序。后来四把求伯君连人带打印程序全盘接收了,而这个打印驱动程序被冠以每套500元的价格,卖了大几百套,成了四通不大不小的一个盈利点。

 

求伯君与金山结缘是因为张旋龙,当时张已经是金山的老板。而金山又是四通合作伙伴之一,当时张旋龙进的一批计算机有问题,计算机无法启动,他找到求伯君,结果求伯君只花了一个晚上就给解决了。张老板随时大惊失色,“他在香港50人的团队蹲了三个星期都没解决的问题,被这个小求同学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张旋龙发现了求伯君的编程天赋与程序员的纯粹,当时抛出绣球“来金山,我让你专心搞软件!”这正中求伯君下怀。

到了金山,求伯君决定大干一场,目标很明确“重新写一个汉字处理系统,取代当时最火的WordStar。”于是,求伯君带着一台386,把自己关在南山的一间偏远小房间里。只要是醒着,他就不停地写代码,什么时候困得看不清电脑屏幕了,才眯一会儿。

 

结果仅仅过了2个月,求伯君就被送进了医院,而且连续3次“急性肝炎发作”。医生强制要求住院一个月,求伯君就把电脑搬进病房里继续写,“那段时间很孤独,有问题不知道问谁,解决了也没人分享。”1年零4个月后的1989年9月,求伯君在医院里终于敲完了12万2千行的最后一个代码。从此,中文处理的WPS1.0横空出世。自此中文文字处理软件成为业界标配。

 

90年代由盖茨掌舵的微软,在商业策略运用上强得是前无古人无来者,不但把苹果、宝兰、网景等当时的巨头打得丢盔弃甲,也让WPS进入低谷,在微软刚刚入华时曾经给求伯君开出75万美元年薪的offer,要知道这在90年代初万元户当道的背景下,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了,不过求伯君虽然拒绝了微软的邀请但是对于微软还是抱有很大好感的。后来微软提出“WPS与 Word文档相互兼容”时,求伯君随即就答应了这个请求,结果2个月后求伯君发现,金山2000多万用户被微软抢走一大半。

 

当然后来求伯君又通过WPS972000、2005多次逆风翻盘,终于在2007年带领金山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自此中国一初代IT大宗师的代表求伯君就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朱崇君与求伯君是同年生人如果说初代大宗师组成的电竞队当中,鲍岳桥团队经理,严援朝是打野位,求伯君是ADC,那朱崇君就是那个最稳的中单。如果晚生个几十年,朱崇君放到今天肯定也是阿里、华为百万天才计划追逐的对象。

 

最著名的代表作就是中文字表编辑软件CCED。CCED卖出第一个Copy的时候,朱崇君还在清华读研究生,天津大学力学系的用户在宿舍找到了他。当时朱崇君完全没有意识到CCED能卖,当方试探性地询问价格的时候,朱崇君反而去问对方带了多少钱。当对方表示带了七八百元的时候,朱崇君提出了一个450元的价格。

 

而CCED2.0和3.0都是联想公司帮助朱崇君做的销售,他分别拿到了3500元的版本费。朱崇君曾表示:“现实环境下的中国程序员不仅要写好程序,而且还要学会经营。尽管理论上说,写程序的只管写好程序,搞市场的只管搞好市场,这是社会的分工进步。但在目前的中国,如果程序员最后不想落到为别人打工的地步,还是要学会自己经营。你整天在琢磨程序,而你在公司中却整天被别人琢磨,最终吃亏的必定是你。

 

朱崇君在众多的程序员中,还算是比较知道如何运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权益的。比如,在和其他公司合作的时候,只签一个版本的合作。这样,主动权就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不适宜合作时,可以通过软件升级,解除原来的合作关系。再比如,朱崇君还在信息中心工作的时候,每年都要单位出据证明——CCED是朱崇 君用自己的计算机在业余时间所做的业余发。这也使朱崇君在商业上是最成功的一位大宗师。

永远的逆行者-王江民

王江民老师在2010年由于心脏病突然间与世长辞,出于对逝者的尊重,下文将王江民称为王老。王老的离世其实也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我国IT行业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中关村不再传奇。虽然笔者对于信息安全领域的历史并不算了解,但是王老张扬的个性、不屈的精神,依旧会在中国IT的历史长河中闪耀。

 

王老1951年出生于上海。三岁因患小儿麻痹后遗症腿部残疾,别说和清北出身的其它大宗师相比,就算普通人中,初中学历、腿部还有残疾的王老也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小学一年级时,王老的病腿再次雪上加霜被自行车压断了一次,不过上帝关上一扇窗总会打开一道门,在一次意外中王老学会了游泳,三年级时他在海边钓鱼,涨潮回不到岸上,王老一个猛子扎进海水里,虽然呛了好几口海水,不过他凭借顽强的意志学会发腿部残疾人士很难掌握的游泳,可能这样坎坷的经历也铸就了王老百折不弯的精神品质。而令人感到痛苦的是初中毕业后,没有工厂愿意要他。王老在孤独的一年中,在家自学了针灸,自己给自己治腿。1971年王老终于找到第一份工作,而且勤奋刻苦的他一两年后就成为该厂的技术骨干,三年后破格提拨成为厂领导,据说在1977年恢复高考时王老曾经想过要上大学,但是厂里实在不开他,死活不放人而做罢。

 

据说阿里的技术大拿,3个月撸出淘宝的多隆在晋升评审答辩时曾经说“我只会写代码,别的不会,当合伙人恐怕不行”,上级给王老的评语是“只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只专不红,不能重用,不能当领导”。从这个角度上说多隆和王老应该属于同一类型的程序员。不过王老与计算机结缘纯属偶然。

1988年,已经年近四旬的老意识在搞机电自动化的过程中,突然意识到不学计算机肯定会落后。用他自己的话说“我38岁开始学计算机,没有感觉我老了,没有感觉我不行,只感到我的英语基础不好。再说,计算机是实践性非常强的学科。我搞计算机是用计算机,不是学计算机。”

 

1989年,王江民花1000多元自己买了一台中华学习机,当时,王江民的儿子王营正上小学一年级,王现学现卖,用BASIC编出了中国第一套成体系的小学低年级教学软件。这套教学软件后来在《软件报》的中文软件排行榜中名列第二,第一名是前文提到的WPS。当时不少《软件报》的读者都找到报社来购买王老的教学软件,王老赚到了他在软件行业的第一桶金800

 

王老当时的本职工作是开发工控软件,不过一旦工厂的机器感染病毒不能正常工作这会使整个流水线停摆会让客户就认为是王老开发的工控软件不好用。面对这样无端的指责,老没有过多解释,发扬起自身的死磕精神,直接手工Debug杀掉了病毒,跟着是写一段程序杀一种病毒,王江民第一次编程序杀的病毒是1741病毒。王老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杀一种病毒就在报刊上发表一篇文章,公布这段杀病毒的程序。后来,王江民觉得这些各自独立的杀病毒程序用起来很麻烦,就把6个杀不同病毒的程序集成到了一起,命名为KV6,后来发展到KV8、KV12、KV18、KV20,而这就是KV300的前身。

 

其实原本王江民的KV100与鲍岳桥的UCDOS是很有可能成功牵手的,因为当时鲍岳桥很想找一个杀毒软件捆绑到UCDOS3.0里面,因为用户的汉字系统染上了病毒,总是会UCDOS系统不好。王老就通过天博的李鸿业就找到了当时负责UCDOS市场营销的宋明华,虽然双方对于转让费有异议,但宋明华只同意署名UC-KV,但是王老坚持要把介绍人天博公司也共同放进来署名这使双方在署名问题上没谈拢,李鸿业有感于王老的仗义,就说留几套KV100尝试帮忙卖一下,结果没想到不试不要紧,这一试就打造出中国史上第一个杀毒软件的大爆款。

 

当时KV100卖得非常火,王老一路升级了KV系列的防伪方式,从KV100、KV200发展到KV300,并不是一帆风顺,但王老依靠顽强的拼博精神,成功逆袭年走出了一条"彩飞扬"的人生道路,2003年获得"北京市优秀民营企业家"称号,同年入选央视《东方时空》栏目的东方之子;2005年被北京工业大学聘为兼职教授,同年被中国软件行业协会授予"中国软件杰出贡献奖";2006年获得“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科学、技术、管理人才”荣誉称号;2007年组委聘为信息与网络安全专家

 

前几天人民银行与银保监会联合进行了一次户名支持度测试,组织名字中包含有生僻字的用户随机到各银行进行转帐试验,结果中信银行对于生僻汉字的支持度达到100%,所有用户的转帐都获得了成功,一方面是我行有马良友老师这样的顶级汉字编码专家,另一方面其实也说明这这些终生致力于开发中文平台的初代大宗师们,给我国带来的意义绝不仅仅在于发表了CCDOS、五笔字型。

 

正是在他们的带领下,国内汉字与计算机之间不能相容的思想束缚,并首创26键标准键盘形码输入方案,这个意义比DOS或者什么操作系统都要深远得多,尽管笔者也不用五笔的输入法码字,但我知道,没有这些大宗师,我们现在的程序员还得继续啃英文的《User Guide》,努力提升专业英语水平,这也许会使绝大部分码农无法坐在电脑前编程。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技术黑板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9.90元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