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在行其道的智慧城市,为何折戟多伦多

 

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创新城市部门Sidewalk Labs官宣撤出多伦多,这让人们不禁惊呼难道AI的乌托邦之梦已经破碎了吗?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Sidewalk Labs在之前官宣合作时,高调提出的计划书(Master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Plan)这是一个相当具有野心的方案,最主要愿景如下

1.建立一个完整的社区(Complete community),为多元化的居民、工作者与访客提供超高质量的生活品质;

2.为尝试解决各项城市挑战的人们、企业、创业者与本地组织提供一个理想的环境,共同解决如能源使用、住房可负担性以及交通运输等问题;

3.使多伦多成为全球正在快速兴起的城市创新的新型工业的中心;

4.将该项目打造成多伦多甚至全世界的可持续社区的典范。

这份方案彻底改变了城市建设和运营的基本逻辑,从由行政力为主导的管理模式,转为以数据为基础的模式。随着低功耗物联网技术如LoraNb-lot的发展,Sidewalk的诉求就是使万物都互联、可感、可控。

当然不少分析人士都将这次合作失败的原因归结于用户隐私的问题,不过笔者认为这背后的一个关键逻辑是用户如果对于某设备拥有所有权以及使用权,那么该设备上产生的数据应该归谁所有。

而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看到中国的做法是小步快跑,通过沙盒试点等方式来控制影响范围,然后在积累的经验基础上,再对技术进行推广;而多伦多和谷歌的做法则是先要把原则讲清楚,谈不拢就不再继续了。那么接下来笔者就我国智慧城市相关物联网技术的发展情况,给大家进行一下介绍。

中国对待智慧城市的哲学-沙盒试点,不断试点

可能是因为拥有阿里巴巴这样的科技企业,这使得中国对于新兴技术的发展持有相对比较宽松的态度,我们知道低功耗物联网技术中,有一个分支是Lora方案,不过相比于Nb-lot,中国对于Lora并不掌握完全的知识产权,不过即使如此,去年底工信部还是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管理条例》的相关公告(http://www.miit.gov.cn/n1146295/n1652858/n1652930/n4509607/c7545828/content.html),正式给Lora发牌。

https://img-blog.csdnimg.cn/20191207200017898.png?x-oss-process=image/watermark,type_ZmFuZ3poZW5naGVpdGk,shadow_10,text_aHR0cHM6Ly9iZXlvbmRtYS5ibG9nLmNzZG4ubmV0,size_16,color_FFFFFF,t_70

其实LoRa正式持牌之前,阿里、腾讯、中国铁塔都在2018年相继宣布加入LoRa联盟,并且都有试点方案开展,比如2018年阿里云与浙江联通联合宣布,基于LoRa器件与无线射频技术的物联网平台已开始试商用。从今年3月宣布全面进入物联网领域,到4月宣布试商用LoRa技术平台,阿里的对于Lora发展力度非常巨大。在应用层面,阿里巴巴已在自有业务场景中开展了LoRaWAN实验,头部应用将达到100万的LoRaWAN连接。阿里巴巴的园区也将用LoRaWAN进行管理,甚至在试点完全后目前已经计划拓展到城市领域。除了在杭州和宁波建设的LoRaWAN网络外,贵州、上海、深圳、广州、北京、南京、苏州、武汉和内蒙古等地某些区域LoRaWAN网络已经开始部署。

再比如腾讯在云年也在深圳部署了LoRa网络,在网络建设和优化的过程中,并对深圳市重点区域的LoRa网络进行了仿真评估,而且这次访真直接采用了深圳5米高精度的三维地图,通过用Volcano无线传播模型对深圳典型密集城区环境进行模拟,在得到室内外不同位置用户上行接收功率、上行接收质量、扩频因子、接收网关数量等指标后评估网络覆盖效果。并依据访真结果调整站点选址和并进行网络优化。深圳LoRa网络在核心城区已实现连续覆盖,部分区域实现了室内深度覆盖。

https://img-blog.csdnimg.cn/20191207200018224.png?x-oss-process=image/watermark,type_ZmFuZ3poZW5naGVpdGk,shadow_10,text_aHR0cHM6Ly9iZXlvbmRtYS5ibG9nLmNzZG4ubmV0,size_16,color_FFFFFF,t_70

可以说中国政府对于新兴事物的逻辑就是给予一定试错空间,规模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对其技术方案进行审核规划。

智慧城市技术底座-低功耗物联网

低功耗物联网的主流方案有三种,一是我国自主掌控的Nb-Iot,二是LoRa,三是Sigfox。其中LoRa技术最初是由Cycleo研发出来的,后来Cycleo被Semtech收购,Semtech将LoRa发扬光大,推出了完整的物联网通讯解决方案,理论上来说,用户可以通过Mesh、点对点或者星形的网络协议和架构实现灵活组网。从分类上说LoRa属于非运营商网络的长距离通讯解决方案。具体物联网传输技术的分类图如下:

https://img-blog.csdnimg.cn/20191207200017961.png?x-oss-process=image/watermark,type_ZmFuZ3poZW5naGVpdGk,shadow_10,text_aHR0cHM6Ly9iZXlvbmRtYS5ibG9nLmNzZG4ubmV0,size_16,color_FFFFFF,t_70

可以看到LoRa和 SigFox是目前比较主流的需要单独组网(也就是不基于运营商网络)的通讯方案。可以说正是因为LoRa可以满足科技企业摆脱对于运营商的依赖,完整掌控整个数据链条,才使LoRa俘获了BAT等巨头的芳心。

而且Semtech采用开放的专利授权方案,其授权方式分为两种:一是直接将LoRa芯片IP进行授权;二是直接采用提供LoRa芯片做为SIP级芯片。而与Semtech的开放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Sigfox的封闭方案,Sigfox以全球为物联网营运商为目标,不断扩展网络基地的蓝图,提供用户既有的网络布署和云服务,不对其核心IP对外进行授权,体系相对比较封闭。

可以说Semtech相对比较开放务实的态度与我国IT巨头对于数据的极度渴求是LoRa在国内发展良好的主因之一。

低功耗物联网技术栈之争

我国对于完全自主掌控的NB-IoT可以说是非常的照顾,比如工信部发文《关于全网推进移动物联网(NB-loT)建设发展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NB-IoT基站规模要达到150 万。而且根据中国电信的最新消息显示其基于NB-IoT燃气表、水表用户数双双突破千万,也就是说明年亿级NB-IoT的行业应用,可以说NB-IoT在国内发展顺风顺水。   

方案/指标

NB-IoT

LoRa

Sigfox

信道带宽

200kHz

7.8-500kHz

100Hz

峰值速率

<200kbit/s

几百kbit/s

600bit/s

覆盖MCL

164dB(提升20dB+)

157dB(+13dB)

146dB

网络部署

与现有蜂窝基站复用

独立建网

独立建网

移动性

低速或静止

低速或静止

低速或静止

电池寿命

>10

>10

20

模组成本

5美元

2美元

1美元

NB-IoT、LoRa、Sigfox主要技术指标对比

不过NB-IoT也并非毫无弱点,笔者总结了主要几种物联网低功率通讯方案的技术对比如上,可以看到NB-IoT的模组成本是最高,而且复用运营商的基站传输数据还需要付出额外的通讯费用。

据估计2020年60%以上的物联网都要基于低速低功耗的连接方案,因此巨大的市场容量也使NB-IoT无法应对所有的需求场景,这也给了LoRa等其它物联网通讯技术以生存空间。

https://img-blog.csdnimg.cn/20191207200014473.png?x-oss-process=image/watermark,type_ZmFuZ3poZW5naGVpdGk,shadow_10,text_aHR0cHM6Ly9iZXlvbmRtYS5ibG9nLmNzZG4ubmV0,size_16,color_FFFFFF,t_70

而且目前运营商对于物联网的准备并不充分,其物联网通讯卡的资费和办理方式还不透明,这对于完全基于运营商蜂窝网络的NB-IoT肯定不是好消息。

所以上述这些情况,其实表明着物联网通讯技术没有哪一方能够一家独大,此时国家给这些需要独立组网的物联网通讯方案以合法的身份,让市场去做最终选择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肯定是有利的。

 

写在最后

可以说对待智慧城市等新兴技术的态度与策略不同,也使同样的方案在世界各地落地的过程与速度并不相同。而且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的领先性,也让基于物联网技术的智慧城市理念在中国施行的更为顺利。

 

 

©️2020 CSDN 皮肤主题: 技术黑板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9.90元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